新发地休市果蔬交易不停 这些"大王"忙着四处扫货

2020-06-18 10:56作者:admin来源:未知>次阅读

在新发地市场做了20年生意的“大蒜大王”周景臣,还是第一次看到新发地休市。周景臣的大蒜冷库就在海鲜批发的院里,还有40吨左右的货运不出来。这几天,包括周景臣在内的大批货被封存的商户,都在四处打听,如何才能把货运出来交易,尽量减少损失。

新发地开辟了5个临时交易区,位于京良路乐家超市北侧、国际名酒城南侧的交易区最火爆。这个交易区在京良路有两处进出口,名酒城2号门也可进出,占地面积180亩。“这几天,每天到临时交易区上货的车都在增多。”田勤让说,他昨天夜里一直忙到夜里三点,实在支持不住了,让侄子盯着,自己去睡一觉。结果刚睡到早上5点,侄子打电话来说,货都卖完了。他又赶紧爬起来,继续打电话调货。

“大蒜大王”周景臣:原计划下周调价,运费突然下来了

“香蕉大王”张忠义是安徽省六安市余安区人,在北京做农产品生意近二十年。张忠义的公司原先的办公地点和香蕉库相临,也在新发地区域内。去年,为了换个办公环境,他把公司搬到了大兴区宏福路的鸿坤写字楼里。6月13日,新发地市场因聚集性疫情临时休市,在场的全部商户也被封在了市场里,在进行核酸检测后,被送到集中隔离点。张忠义在新发地的仓库也连人带香蕉被全部封锁。幸好公司办公点去年搬出了新发地,现在还有20多人未被隔离。

“每天电话得打个百八十个,我爱人在老家,给我打电话问我怎么样了,我都没工夫接。”田勤让说,产地都有朋友,组织货源没问题。他除了每天要组织30盹-50吨各种蔬菜组成的“花车”到临时交易区,还有一些蔬菜直接从产地发往北京的超市和一些蔬菜直营店。直供超市的量就比较大了,仅16日一天就发了150多吨货,相比他在新发地市场正常批发,要多出去30%。原因是“来买菜的人少了,卖菜的人也少了,大部分人不是隔离在小区,就是隔离在酒店。”田勤让说。

余功成说,新发地运行正常的时候,他单日从基地运往北京的土豆在80吨-100吨之间。自新发地市场休市后,现阶段土豆的出货量减少了50%,每天从基地运到新发地临时交易区的数量大约在20吨左右,直供超市的数量大概在每天30吨。“这个量已经可以了,主要是没有人。”余功成说,新发地市场附近小区均已实施封闭管理措施,到访过新发地市场的人也已经居家隔离。现在有货找不到人,销售端人力的缩水,让余功成的土豆,有供应,没人卖。“只要人手跟上,北京的土豆供给不成问题。”

在山东,余功成有近两千亩的土豆基地,每日可供给北京80-100吨土豆,另外,他还从唐山调货供应北京,在他看来,“现在货有的是,最缺的是人力,正在想办法找人销货。”

临时场地最忙的时候仍然是夜间,不少商户夜间交易,白天调货,几乎24小时运转。新发地供图

新发地休市,开辟的临时交易区正常运行,目前品种齐全,价格没有明显变化。新发地供图

6月13日,北京新发地市场和周边11个小区同步实施封闭管理措施,许多菜商、工人都被隔离在内,其中也包括“土豆大王”余功成的员工。他当时在山东肥城的基地,剩下还有三个人,在内蒙古和张家口的基地指导种植,等于现在他成了一个“光杆司令”。

新发地库里的香蕉拿不出来,张忠义在河北窦店、北京顺义还有仓库,最近几天,他除了从其他冷库往超市调货,也四处在产地扫货,以保证市场上香蕉不断供,“作为市场的香蕉‘大王’,保供稳价是眼下最重要的,我们得有这份责任。”

“香蕉库里大约有十二三个人被隔离,有近500吨货在库里拿不出来。”张忠义说,这些蕉有一部分是生蕉,能放20多天,还有一部分是为电商618准备的几千箱熟蕉,现在只能是“砸手里”了。

据了解,他们这些在外面的商户,之前并未被封在市场内,但现在也接到通知要陆续安排核酸检测,检测结果出来之后,也有可能会被集中隔离。不过他表示,现在主要是电话调货,“真被隔离了,供应也不会断。”

6月17日,记者从北京新发地了解到,新发地市场从6月14日12时启动临时交易区,目前共有5个临时交易区正常运营,主要批发蔬菜和水果,每天来市场交易的车辆都在增多,蔬果交易量也在上升。6月16日,临时区蔬菜交易量为2100吨,6月17日上升为2880吨。

刘文坡因为在烟台采购,科汇赛事直播方案躲过了隔离,现在全公司还有3个人能干活。除了人手严重不够,交易量每天下降了80%左右。“这个季节,正是樱桃供销两旺的时节,正常我每天要卖30吨左右,现在每天就卖3-5吨。”刘文坡说,造成这种结局,是因为樱桃这种产品太过依赖新发地市场这种传统的销售模式。

尽管现在来市场上批发的客户比往常少了很多,但每天他都得保证有30吨的香蕉运往临时交易区。“货有的是,没人、没车是现在最大的问题,产地司机不愿来北京,现在运输全凭‘货拉拉’。” 所好的是,工人虽然在隔离,但核酸检测都是阴性,情况会慢慢好转。张忠义说,即便困难重重,依然要保证价格不能上涨。

“土豆大王”余功成:货有的是,缺的是人力

周景臣计划,下周重新调整大蒜的批发价格。结果采访结束后不久,他又打给记者来电话,近几天蔬菜运输价格上涨已经受到农业农村部和山东产地政府的关注,今天的运费比前两天下降了不少,“只比往常增加了几百元。” 因此大蒜的批发价格也不会变动,“去皮大蒜批发价1.70元/斤,带土大蒜1.10元/斤;今年的新干蒜2.30元/斤。”

“香蕉大王”张忠义:现在保供稳价是一种责任

新发地位于国际名酒城的临时交易区,每天进场的车辆增加明显。新发地供图

作者:陈琳

刘文坡解释道,“我把樱桃运到市场,一车是20吨,各大超市在新发地有自己的分拣配送中心,每个超市最多也就要两吨,所以我必须依赖新发地这个集散中心来销售。”正是因为樱桃这种产品,不像普通蔬菜一样可以整车直供,因此这次疫情导致的新发地休市,对樱桃市场的冲击很大,从产地直供超市的模式转变,目前还面临困难。

北京新发地休市后,为了不影响首都农产品供应,新发地市场迅速开辟新的农产品交易场所,平整土地,划线分区,启动了共计619亩的5个临时交易区。其中,水果交易在位于盛芳国际花卉总部基地北二门的羊坊临时交易场区进行。

“葱头大王”田勤让:20多年只卖葱头,现在什么都卖

周景臣介绍,他对蒜价近期保持稳定挺有信心,因为库存还有不少,产地货源也充足。因此,按照惯例,他们给超市供货,定价一般是15天一个价格,也就是说,无论后期大蒜价格涨到多少,都是按照定价销售。“没想到疫情发展这么快,现在加工环节人工上涨,比如产地江苏的管控也逐渐严了,老百姓都不愿出来干活。”此外,运费上涨超出了想象,外地司机不愿意进北京,担心来了就走不了了,回去还要隔离,因此费用上涨了三倍多,“原来一车货,12盹-15吨,运费3000元左右,现在涨到了8000盹左右。”

“保供稳价是我们的一份责任”。

也正因如此,刘文坡最近想的最多的就是,如何摆脱目前传统交易模式的束缚,让樱桃尽快直供超市和电商。

自6月13日新发地休市后,周景臣已经做过了核酸检测,这几天一直在隔离中,只能通过打电话指挥调货。每年6月是大蒜集中上市的季节,今年也不例外。就在市场封闭后的第二天,一车车的大蒜依然按部就班地从山东、江苏的基地运进北京,直供北京一所大型连锁超市。“销量并没有减少,还是每天三车,一共42吨左右。”

“樱桃大王”刘文坡:未来直供超市、电商的步伐要提速

临时场地最忙的时候仍然是夜间,不少商户夜间交易,白天调货,几乎24小时运转。新发地供图

田勤让在新发地市场做了20年的葱头生意,多年来,他只卖葱头。没想到新发地休市后,他背上了保供的担子,每天打上百个电话,从各地联系货源,除了葱头,还有冬瓜、南瓜、生姜、茄子。“市场要求我们全力以赴,解决市民蔬菜等生活必需品的供应,只要有货,什么都卖。”

新京报快讯 新发地市场按下“暂停键”,可北京的蔬菜供应不能暂停,部分在外围的商户仍坚守在批发一线,保证市场供应。尤其是新发地的各个单品“大王”们,很多人自己的货在市场内被封存,依然忙着四处扫货,“保供稳价是我们的一份责任”,新发地“香蕉大王”张忠义说。

新发地“樱桃大王”刘文坡这几天晚上都在临时交易区吆喝自己的大樱桃。新发地突然休市,对于刘文坡来说,不亚于“毁灭性”打击。他的店面就位于北京新发地特果交易区1号,新发地紧急封闭,他公司的人被隔离了10多个,另外被封的还有一万多斤大樱桃。“已经5天了,估计全烂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

Powered by 科汇赛事直播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