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尔顿新书节选:特朗普“开撕”北约

2020-06-26 03:02作者:admin来源:未知>次阅读

  特朗普问道,我们为什么要为某个不缴纳北约会费的国家——例如马其顿——去打第三次世界大战,他随后承认马其顿没有像德国那样让他觉得烦恼。他抱怨自己的顾问们,说我们不理解这个问题,尽管他把真相告诉了我们。特朗普显然相信,盟国增加开支的唯一途径是他们觉得美国即将离开北约,而这并不让他感到不安,因为他不认为北约对美国有好处。

  第二天(2018年7月11日)早上,我赶在与斯托尔滕贝格及其顾问们共进早餐之前去给特朗普提前吹风。特朗普走进大使官邸二楼的小餐厅——防长马蒂斯、国务卿蓬佩奥、白宫办公厅主任凯利、常驻北约代表哈奇森和我等在那里——说:“我知道这个房间里没有多少人支持我。”他继而“开撕”北约。

  他安慰斯托尔滕贝格说,他是百分之百支持他的,并提到自己曾支持延长斯托尔滕贝格的北约秘书长任期。尽管如此,其他盟国得立即付清会费,而不是拖欠上30年,而且无论如何我们支付的军费都要降到德国的水平。此时,马蒂斯把脸转向我,悄悄说道,“事情变得有点可笑了”,此后不久特朗普又说,他正责成马蒂斯上将不要再为北约多花钱。斯托尔滕贝格最后说,我们就基本思想达成了一致。

  这算不上是一次吹风会。斯托尔滕贝格来了,媒体记者进入早餐室,特朗普快人快语道:“许多(北约盟国)欠我们大量的钱。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几十年。”他滔滔不绝地说:“在德国和俄罗斯达成巨额石油和天然气交易的情况下,这十分令人遗憾。我们被认为应该保护你们,而你们却把所有这些钱都付给俄罗斯……德国完全被俄罗斯控制了。德国的防务开支稍高于(GDP的)1%,我们则超过4%。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几十年……我们得做点什么,因为我们不愿听之任之。德国成了俄罗斯的俘虏。”

  这些话听起来并不优雅,但方向是明确的。当我思忖是否要在那天结束前辞职时,电话被挂掉了。我心想,在见到特朗普之前,我有10分钟时间想清楚该怎么做。我给凯利打了电话,解释了当前的情况,并告诉他,与他原先的计划相反,他得到北约总部去。所有人都要出力。

  他后来询问为什么北约没有建造5亿美元的地堡而建造了这座总部,他认为这与其说是总部,倒不如说是一个用一辆坦克就能摧毁的目标。他是百分之百支持北约的,但认为美国付出的代价超出了合理限度。

  不寻常的早餐。此后一整天会变得更糟吗?是的。我们驱车去了北约总部,这是我第一次造访那里。它的建筑当然是美轮美奂的,很可能是其造价的体现。先是峰会的开幕式,由于奇怪的座位安排,我旁边是担任英国外交大臣才两天的杰里米·亨特。看着领导人们混杂在一起拍摄作为峰会保留节目的“全家福”合影,他说,“有些领导人在闲谈,有些则一言不发,科汇赛事直播方案你分分钟就可以辨认出他们是谁”,真是个有趣的洞察。

  错了。7月12日早上7点45分我离开酒店去见特朗普,途中他就先打电话问我,“你准备好今天干一票大的了吗?这就是我想要说的”。他接着口授了下面的指令:“我们非常尊重北约,但我们正在被不公平地对待。到1月1日,所有国家都必须承诺把GDP的2%用于防务,我们将免除欠款,否则我们将退出,不再保护那些没有这样做的国家。只要我们还没有与俄罗斯和睦相处,我们就不会参加一个成员国将向俄罗斯支付巨额款项的北约。如果他们要做天然气管道交易,我们就退出。”

  参考消息网6月26日报道 约翰·博尔顿的爆炸性新著《生事之屋:白宫回忆录》详述了他在2018至2019年担任特朗普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时的经历,英国《每日电讯报》网站6月21日刊登该书的独家节选(连载3),内容编译如下:

  “德国成了俄罗斯的俘虏”

  原标题:博尔顿新书《生事之屋:白宫回忆录》节选:特朗普“开撕”北约

    “准备好今天干一票大的吗”

  欧盟也未能幸免:特朗普指责欧盟委员会主席让-克洛德·容克是个极度痛恨美国的邪恶之人。特朗普说,容克制定北约的预算,不过他没有解释预算是如何做出来的。特朗普再次强调说,他希望把美国缴纳的会费降低至与德国一样的水平,而不是增加会费。

  特朗普的第一场双边会谈是与默克尔进行的,后者不动声色地说:“我们还没有被俄罗斯完全控制。”她问起普京,但特朗普避开了这个话题,说他没有任何会面安排。相反,他希望再次讨论对美国进口的汽车和卡车提高关税的事情——此举会对德国造成沉重打击,他一如平常地抱怨德国当前对美国汽车征收的关税是我们对他们的关税的4倍。然后是与马克龙的会谈,特朗普指责马克龙总是泄露他们之间的谈话内容,但马克龙笑容满面地否认了。随即,我们驱车返回布鲁塞尔市中心。当晚我把自己与领导人同桌进餐的座位让给了哈奇森,作为对她所经历的不堪的一个补偿。再说,我已经受够了,而局面看起来正在平息下来。

  记者离开后,斯托尔滕贝格试图缓和气氛,特朗普则余怒未消,说已经实现的北约成员国防务开支的增长是个笑话。他对北约非常不满,对欧盟非常不满。他又一次对新的北约总部大楼提出抱怨,这些钱原本可以花在坦克上——这是个合理的观点,就像特朗普表达过的许多观点一样,重要但却经常被言语攻击所淹没。 

责任编辑:张迪

  当我到达大使官邸时,我找到了总统的军事副官(他负责携带那只著名的包含核武器发射密码的“橄榄球”手提箱),请他寻找我没能立即联系上的马蒂斯。蓬佩奥等在官邸里,我解释了特朗普的情绪:“他想在今天扬言退出北约。”幸运的是,特朗普照例迟到了,于是我们考虑了该做些什么,并得出结论认为,关于卡瓦诺的戏码仍然是我们最好的理由。我们还考虑把美国对北约运转预算——共同基金——的贡献额降低至与德国相同的水平,即把美国承担的份额从目前的22%降低到15%。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

Powered by 科汇赛事直播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